性教育还是离青少年太远_性教育

  9月26日是世界避孕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科学技术研究所公布一组数字着实令人忧心:我国是世界上人工流产率最高的国家之一,25岁以下占47.5%,未婚女性占49.7%。我国也是世界上重复流产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接受人工流产手术的女性中,流产次数大于两次的占55.9%。成因虽多,但性教育尤其是青少年性教育缺失无疑是重要原因。我国的性教育现状如何?其在现实境遇中遭遇了哪些阻力?9月24日~25日在陕西省西安市召开的第三届青年性教育工作者论坛上,专家就此展开讨论。

  近5年没有性教育状况调查

  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布的数据显示,每年我国流产1300万人次,且药物流产和非公立医疗系统还未统计在内。“国际上主流的性教育大致包括人体发育、性行为、性和生殖健康、价值观、态度和技能、社会和人权等方面。国内外的研究表明,良好的性教育不但能减少不安全性行为的发生,更能让人具备积极的意识和生活技能。”中国性学会青少年性健康教育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甄宏丽说。

  “我们连癫痫能不能够治愈‘家底儿’都还不清楚。”面对记者“我国性教育现状如何”的提问,论坛主办方之一玛丽斯特普中国代表处项目主任王龙玺无奈地说,目前有关我国性教育状况的数据大多出自两个报告,一个是2009年由国务院妇儿工委牵头,联合国人口基金支持,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开展的《中国青少年生殖健康可及性调研报告(15岁~24岁)》。另一个是2010年由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开展的《14岁~17岁中国少年的性状况研究》,由于该报告调查范围广且调查样本有效性较高,得到了业界的普遍认同。“但2011年到2015年,没有任何一个基于全国范围的性教育状况调查,而这5年恰恰是国内性教育变化较大的阶段。”王龙玺说。

  还有很多被遗忘的角落

  2011年,教育部发布《普通高校心理健康课程的基本要求》,将性心理和心理在内的心理健康课列入大学必修内容。然而,这项课程在大学里或设为选修课或无人提及。在西安某高校从事性教育志愿者工作的王嘉薇告诉记者,自己所在高校就属于后者。“大家对性相关话题还是很感兴趣的,但却癫痫治疗哪种方法迟迟没有开设相关课程,偶尔有涉及这方面的讲座,连过道都站满了人。”

  记者了解到,目前开设性教育课程的高校普遍采用北京大学编写的《人类的性、生育与健康》,该书从生物学、学角度介绍人类的性和健康的基本知识,自2003年出版以来沿用至今。“很多性心理问题可能在青春期就已出现,所以性教育最好从初中开始。”王嘉薇说。

  那么,中小学的性教育又如何呢?国务院于2011年颁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年~2020年)》提出,“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此外,有7个全国性政策文件或法规提到与性教育相关的内容。然而,除《发展纲要》外,其他文件只说明了要求,并未有相应的制度保障。即便《发展纲要》也只是说“性与生殖健康”而非“性教育”。“这是有区别的。”王龙玺说,根据国内外通行的性教育体系,性与生殖健康只是性教育的多个内容之一,其他例如“社会性别”“关系”等对青少年的发展同样重要。

  “目前我们已基本编写完成小学阶段的性教育教材。”北京师范治癫痫最专业的医院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成员刘爽告诉记者,以往这类读本很多,但作为课程教材,尚属首次。“教材参考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但目前也仅在北京个别学校试用。”

  王龙玺表示,提到青少年,人们普遍会想到学生,事实上,10岁到24岁都属于青少年,这意味着其中还包括大量的年轻打工人群,他们分布在劳动密集型的工厂或酒吧、饭店、KTV等城市服务行业,成为被遗忘的角落。

  “重要的是有趣”

  相关专家表示,从国家层面,性教育最好的保证就是将其纳入教育体系。但现实中,两个客观条件限制了制度性的纳入。其一是社会发展状况,比较来看,全世界公认性教育最好的国家中,荷兰、瑞典、丹麦等都为发达国家,社会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人们才会更多地思考关注性教育。我国目前社会高速发展,虽然意外怀孕、流产、艾滋病等问题都很严重,但是比起经济、就业、贫困等问题,性教育未能占据重要地位。第二个因素是教育体系限制,目前学校教育体系的课程安排几近饱和,没有动力为性教育安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是哪家排专门课时,而完善的性教育不可能通过一两次讲座实现,需要由一系列贯穿青少年时期的课程组成。

  “重要的是有趣!”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潘绥铭教授说,现在已不同过往,不论图书、音像制品乃至网络,获取性知识的渠道非常多。但为何青少年不愿从这些正规出版的读本中汲取相关知识,却转弯抹角选择色情等其他渠道?因为这些知识太枯燥、太泛化,不能有针对性地解决青少年实际面临的性困惑。对于性教育,潘绥铭主张在传统课堂教学模式的基础上,更多地让学生各抒己见,在辩论中分析并解决问题。“传统的课堂灌输并不能有效解决学生的个体化问题。”

  “性教育应该从娃娃抓起。”甄宏丽说,作为性教育较为成功的国家之一,荷兰的教育部门出台了核心课程,规定中小学在性教育方面的硬性教学目标,教学的关键是让学生尊重不同的性取向,并且让孩子们学会保护自己,免于性暴力和性骚扰。虽然荷兰青少年首次性行为发生在17岁左右,但其却是世界上流产率最低的国家之一。“这与当地发达的性教育密切相关。”